〔日本國際志工2017心得〕邱鈺琳|中華大學 應用日語學系 四 |千葉少年自然の家

\最後一天與負責照顧我們的ぼんちゃん一起合照

一次無意間在一個社群網站中看到有人討論著日本志工,抱著好奇而搜尋到了ICCPJ這個活動,因不想浪費大學最後一個暑假,另一方面也想挑戰自我於是便毅然決然地報名參加。順利地通過了書面審查、面試之後,在等待出發去日本前的心情與前輩們一樣,抱著既期待又害怕的心情,雖然自己是日文系的但卻對自己的日文沒有自信,很擔心自己真的能順利跟日本的工作人員溝通嗎?不過這些擔憂在去到了日本營地後便全數煙消雲散,工作人員都很貼心地放慢速度,使用比較簡單的單字與我們對話,聽不懂的時候也不厭其煩地用另一種方式替我們說明,讓我們在初來營地沒多久便能馬上習慣日本的生活步調。

  負責照顧我們的工作人員叫做ぼんちゃん,替我們介紹營地的各項設施與工作內容時都會很貼心地放慢速度,觀察我們的表情調整成較簡單的辭彙給我們聽。每當我們有什麼需要都會立即給予幫助,有一次聊天時無意間說出想看日本的煙火大會,事後便馬上替我們搜尋相關資料,讓我們第一次看到了日本的煙火。ぼんちゃん不僅非常照顧我們,還為了我們做了許多明明是非義務性的事情,讓我又感動又是充滿感激,在營隊期間更加努力地做好自己的份內工作,希望自己也能夠幫上營隊的忙。

  我們每天的工作內容是早上先退室點檢(檢查退房客人有無依照規定整理好房間)結束後則是幫忙包裝與學習手工藝,下午則是幫忙食堂或是野炊的工作。工作內容雖然不難,但卻很基本且重要,在營地工作的時候同時也學習到了日本人對於工作的態度是很謹慎小心,不管是看起來多麼不起眼的小事也會盡全力做到完美。有一次在食堂工作時,因為已接近打烊的時間,客人也只剩下一組於是食堂的工作人員就先讓我們去擦桌子與排好椅子,並提醒我們擦桌子時要避開客人的周遭桌子。日本人不僅工作很謹慎,也會隨時隨地都是站在客人的角度替客人著想的精神讓我感到佩服不已。
  在營地的期間共有三個營隊的活動,這三個活動我們都是以輔助日本領隊的身分一起照顧小朋友們,雖然不能當領隊挑戰自己有點可惜,但透過近距離跟小朋友互動讓我更加了解日本與台灣教育小朋友的不同之處,在小朋友一、二年級便讓他們自己動手野炊,大人只負責在旁邊說明輔助,從小便培養著小孩的自主與獨立性。

  營地的工作人員每一位都很照顧我們,當我們有困難的時候都會對我們伸出援手,熱心地提供我們幫助。一個月的時間過得很快,在營地裡認識了各式各樣的人,學習了許多在教科書上無法知道的日本文化與習慣,讓自己更加貼近與了解日本。並且透過這個日本志工活動也了解到自己的日文實力還需要更努力地加強才能夠更流暢地與日本人交談,提升了自我的學習欲望。

與小朋友們一起烹煮出來的咖哩
在食堂上工前必須先全副武裝 

 初めて日本で一ヶ月ぐらい暮らして、いろいろな日本の事を勉強になりました。最初は自分の日本語がとても心配しました。本当にうまく日本人と会話しますか?わからない時どうしたらいいでしょうか?でも日本のスタッフはとても親切で、優しくて、いろいろ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ボランティアとして、初めて日本の仕事環境を近くて見て、びっくりしました。なぜなら、日本人の責任感が強くて、優しくて他人の事を先に考えています。

  毎日は私たちの仕事は退室点検した後で、(お客様が片付け部屋を検査しました)手作り、台湾紹介と台湾風手作りのポスターを書いていました。昼の時、食堂でテープルと椅子を拭いたり、地面に掃除していました。昼ご飯を食べ終わると、まだ食堂に戻て、出口の両側に立って、箸とコープ等別々置か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んですので、お客様に教えていました。午後は二つグループを分けて(食堂と野外炊飯)野外炊飯の時、最初に器具を簡単で片付けて、最後の時、お客様が戻る器具をチェックしていました。

  一ヶ月のボランティアの生活は本当に短いですけど、たくさん日本人と会話して、日本の文化、仕事環境、習慣などいろいろ勉強になりました。夏休みはボランティアとして、日本に行って、本当によかったと思います。今度このようなイベントがあれば、また参加したいです!

-第一次自己生火
自己製作的勾玉
深藏於森琳中的營地
與夥伴一起製作台灣介紹的海報
製作酥皮濃湯
幫忙小朋友烤木板,讓他們能在上面繪圖


有一次參加營隊活動與小朋友坐一起吃飯的時候,因為自己本身是個較內向不太擅長與他人互動聊天的類型,不知道該怎麼與小朋友更進一步,最後只能安靜的坐在位置上吃飯。但當中有個小女生很溫柔都會找話題跟我聊天,當下其實既開心又期待,想像著之後的營隊三天也許可以跟這位小朋友培養出不錯的感情。但命運總愛捉弄人,隔天一早便接到這位小朋友發燒的通知,我被營隊的負責人拜託去保健室陪著小朋友一起等家長過來接她。

  在等待的過程中因為擔心小朋友可能會感到無聊,我便積極地向她開啟了話題,雖然小朋友講話都會含糊在一起、速度又快很難聽得懂在講什麼,但我還是儘量透過對方的表情與語氣去猜大概的意思,並努力用自己所知道的日文詞彙拼湊出句子與她聊天,並介紹了台灣的刨冰與九份給她,還問她:「以後會想來台灣玩嗎?」看到她對我點了點頭,心底也跟著浮現起一股喜悅。

聊到後來她對我抱怨起當今日本的社會現象
「日本雖然很安全但還是有很多變態跟壞人。」
「台灣也有,不管是哪個國家都一定會有壞人存在著。」我嘆了嘆氣無奈地回答她。
她抬起頭來用一雙直率單純的眼睛看向我,笑著回答了一句:「那就建立一個讓壞人居住的國家,把壞人都趕去那邊的話,日本就和平了」
當下聽到瞬間愣了一下——果然小孩的純真是不分國界的。於是心中一軟,也笑了笑附和道:「嗯,說得也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