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國際志工2017心得〕何佩芸|東海大學 日本語言文化學系 三 |千葉少年自然の家

從小到大去過日本六次了因此對於日本這個國家不算陌生。雖然對這個國家已有一番了解,但以往大多以家庭旅遊的形式去拜訪這個國家,因此這次希望以不一樣的目的去探索這個國家當初參加這個活動的主要目的是想藉由自己日文的專長來為日本民眾服務,沒想到待了一個月後得到的不只是為日本民眾服務的經驗,得到更多的是心理層面的收穫。
 在為日本民眾服務的過程中,不只是讓我對於日文的聽解能力提升,也讓我面對日本人時,更勇於與他們交流。不管是向日本民眾教導台灣手工藝,還是帶營隊時和日本小朋友玩在一起,都是一種日文表達能力的挑戰,像是向日本民眾教導台灣手工藝時,不只是自己要先學習如何製作,更重要的是必須用日文向民眾教導製作的流程。和日本小孩玩在一起時,小孩說的日文比較含糊,必須仔細聆聽他們說話,或是請他們說慢一點,這對於日文聽解的提升有些許的幫助。

 藉由參加這個志工活動,除了語言能力的提升,也讓我的心理更加堅強獨立,遇到各種難題必須自己克服,像是在帶營隊時,雖然有日方領隊的帶領,但一個領隊帶領十名左右的小孩已是有點吃力了,因此更多時候是需要我們台方的協助,因此除了需要要照顧自己,更多時間需要照顧小孩、觀察且聆聽他們的需求。而且並不是每個小孩都願意聽從你的指令,因此和小孩間的調和是很重要的。
這張照片是帶營隊的最後一天,小朋友寫給我的信。那天早上和往常一樣和日本隊輔一起帶小朋友做活動,但帶著帶著總覺得小朋友好像在秘密策劃什麼事,我湊過去問小朋友,他們說:「秘密だよ」我也沒再多問下去,只是當下有點傷心,覺得他們平常還蠻愛找我玩的,但居然有秘密不讓我知道。沒想到當天下午,他們就一起給了我這封信,原來是他們偷偷寫了感謝信要給我,他們才小一小二的年紀,所以信裡寫的都是簡單明瞭的詞彙,沒有華麗的造詣但卻深深感動了我,即便現在回到台灣,看到這封信還是滿滿的感動。
子供の時から日本へ6回行っ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そのため、私にとって日本という国をよく知りました。以前は家族と一緒に遊びに行きました。でも、今回は遊びじゃなくて、キャンプに参加しました。日本の民衆のためにサービスする経験をもらうだけではなくて、心理的な成長もらいました。

日本の民衆のためにサービスする時、私に日本語能力を引上げされるだけではなくて、日本の子供たちと一緒に遊びました。どちらも日本語のチャレンジです。例えば、日本の民衆に台湾の手作りの作り方を教えました。どうやって日本語で教えることも挑戦です。

この活動によって、自分の心が強くなる。自分を配慮するだけでなく、子供に世話することも必要です。このキャンプに参加した後で、心理的な成長もらいました。

和日本隊輔一起開會
教小朋友做手工藝,這是一位可愛小妹妹的作品
野炊生火
野炊砍柴
釣蝦,不過釣起來的蝦必須再放生
當地祭典-七夕祭
營火晚會
日本的小孩都會爬樹,而且大人都很放心的讓他們爬,這讓從小在都市長大的我感到驚訝
日本剉冰
向日本民眾介紹台灣


留言